这是IT业继联想、TCL之后又一个产权改革新标杆与样本

独家企划

  ■ 文 / 苏龙飞 魏薇

  分清楚个人、公司、国家

  2011年6月11日,东软成立二十周年庆典在沈阳拉开序幕。

  ■ 文 / 魏薇

  此前两个月,东软集团管理层持股公司”慧旭科技”宣告清盘解散,这意味着占总股份数17.17%的2.11亿股东软集团股票,进入了以董事长刘积仁为代表的137位管理层个人账户。东软集团的产权改制至此划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

  东软历史上有一段外人所不熟知的轶闻:曾经有一年时间,东软的名字变成了“宝钢东软”,因为宝钢曾在东软第一次上市前投资母公司2.4亿元,占东软一半股份,因此需要在公司名称里体现这一点,股份稀释后,又恢复了原来的名字。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东软二十周年之际,管理层获得的一份”厚礼”吧。

  这一幕珍藏在东软集团(8.95,0.15,1.70%)董事长兼CEO刘积仁的脑海里,时不时提醒他:买卖股份,借钱还钱,一定是商业的归商业、政策法律的归政策法律,不能不清不白。在接受《经理人》独家专访,试图还原过去东软产权改革历史细节时,你能感觉到他的坦诚与认真,他会告诉你,在产权改革的问题上,自己骨子里就是个“大学教授”,这就是全部事情的真相。

  ”3万元、3个人、3台286电脑”,这是耳熟能详的东软创业故事。二十年的创业历程,刘积仁将一个偏居东北一隅的校办企业,打造成了一个年收入50亿元、年净利润5亿元、总市值超过120亿元的大型软件企业。同时,刘积仁的贡献,也为以自己为代表的管理层,赢得了超过20亿元股票市值的财富。

  产权改革不要冒任何风险

  可以说,东软二十年发展史,也是东软的产权改革史。跟联想与TCL一样,刘积仁以国企职业经理人的身份,最终获得了企业的部分产权。

  《经理人》:东软刚刚发布了未来十年的战略,在新战略里有三块业务发展方向,在新业务板块,对于新加盟东软的关键人才如何长期激励?是否要沿用以前的员工持股计划?

  通过对比我们发现,东软的产权改革路径,既不同于TCL的”超额盈利奖励换取股权”模式,也不同于联想的”‘分红权-股权’两步走”模式,而且联想的产权改革至今依然停留在控股公司层面,而东软的产权改革则更进一步走到了”集团整体上市、管理层直接持股”的层面。

  刘积仁:国外的员工无法持有中国公司的股份,只好给现金奖励,我们给的很高。对国内的人可以用员工持股计划,东软前两次上市,造就了一大批受益者,现在员工持股计划让受益人的面再扩大。这也是我们激励体系的常规手段。

  因而,刘积仁主导的东软集团产权改革,成为了继联想、TCL之后又一个新标杆与样?本。

  《经理人》:当初持有东软股份的员工都发家致富了?

  那么,东软是如何完成”产权蝶变”的?

  刘积仁:对,我们那时候一起创业的伙伴,连我的司机都是百万富翁了。住小别墅。就看你的点(时机)赶得好不好。

  创业初期的改制试水

  《经理人》:产权改革是很冒险的行为,长虹倪润峰、海信周厚健⋯⋯很多企业家都失败了,你最早在什么时候有想法要做这个事?

  在东软集团的官方介绍里,1991年6月,是自己的正式诞生日期,那年因被日本生产汽车音响的阿尔派相中,东软正式步入了商业化的进?程。

  刘积仁:我第一个想法,一定不要有任何的风险,一定要分清楚个人、公司和国家。我是大学教授,其实做这个事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比别人早一些想清楚了,公司一开始创业你就买呗,1元1股,最开始我们的员工持股比例是25%,大家都是拿钱来买股份(没有奖励),所以为什么我们做得最好?因为我们是自己掏钱买的。那时候也买得起,几个人一凑就有了。当时的物价很低,我们的运营成本1年才3万多块。

  而刘积仁真正的创业时间,却可追溯到1988年。当时,刚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年仅32岁的计算机博士刘积仁,连同两位年轻教师赵宏、刘晓铭,获得3万元科研经费,在东北工学院(东北大学前身)计算机系的一个研究室(后升级为软件中心),操持着3台286电脑,开始捣鼓起了软件编程。几乎同一时间,日后创立用友的王文京,也在中关村干着软件个体户的活。

  当时我们两个公司东大阿尔派和开放软件合并了,进行过几次私募融资,每次私募进来的股东价值都会越来越高,原来是1块钱一股,私募进来可能是10块,虽然融资实际上把我们的股权摊薄了,但是上市后原来的持有者获得了很大的收入。

  最初的几年可谓乏善可陈,仅有的业务就是给辽宁抚顺铝厂提供一些软件编程服务。直到1991年6月,日本阿尔派株式会社看中了刘积仁团队的软件开发能力,于是给其带来大量业务,进而双方又组建了合资企业。

  《经理人》:你是学计算机的,怎么精通资本运作方面的知识?

  邓小平1992年南巡讲话以后,一度中断的企业股份制改革试点重新启动,其标志性事件便是该年5月国家体改委发布《股份制企业试点办法》。刘积仁抓住了国家鼓励高技术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的机会。他对《经理人》说:”1992年我们就让员工成为股东,那个时候大家集资入股,一块钱一股。一开始员工持股比例是25%,后来经过融资摊薄到了10%。”

  刘积仁:看书,当时我书架上都是计算机类的书,后来就增加了很多资本运作方面的书。但那个时候公司法很不完善,股份制企业都是搞试点,从1993年开始,我们刚好就赶上了。当时让大家做,我们公司的人不理解,说我们干那么好,干嘛拿股份给别人呢?那时候有点拒绝的心态,那时候我想,外面能拿钱进来,员工也拿钱进来,是好事啊。

  接下来的1993年,在刘积仁的主导下,由东北大学软件中心、阿尔派株式会社,并引入了建行沈阳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等共同发起,又将合资企业改制成了股份有限公司。通过这次改制,东软的内部职工获得了10%的股份(如图一)。

  我当时有一个观点,校园里办的企业,如果没有社会化,没有多元化持股,靠大学的文化来发展是有问题的,我们本来就受大学影响太深了。当时我把建行邀请进来了。他们看我们是小企业,像风险投资一样愿意投。他们对我们的资本、发展有很多指导,日本的阿尔派对我们也有很大的帮助,我们把两个公司合并起来的时候阿尔派又增资200多万美金。

  对于这次试水性的改制,刘积仁将其归结于自己”幸运”抓住了机会。”要让公司成为更有激情的公司,一个管理架构比较新颖的公司。当时的想法就是,每位员工都拥有公司的股份,是公司的主人。”而且这种幸运一直延续到了三年后的A股上市。

  《经理人》:看到当时上市的持股名单上,您的股份并不算多。

  自1993年起东软股份的收入与利润皆获得大幅增长,收入连续三年分别为1860万元、2871万元、4769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90万元、452万元、1038万元。这种业绩的高速增长使得东软股份于1996年6月在A股成功上市,成为第一家上市软件企业。

  刘积仁:在我们这拨人里我算多的,但是我没有想法要做成我的企业,而是想要做成我的员工的企业,从第一天开始,我们连司机、行政都给股票,我很享受这种感觉,当公司成长的时候,你极大的给予了,你也极大的收获了。

金沙手机娱乐网址,  当然,在当时的A股上市政策条件下,如果没有提前几年的股份制改造,即使有业绩的高速增长也是无助于事的,因为企业改制股份公司之后,还要经过几年的券商辅导期并获得上市指标才可能实现。

  那时候我要是持股50%、60%,可能东软只能变成5个亿、10个亿的规模,但是现在东软是上百亿市值,让更多的人来推动发展,办企业的目的不一样,后者才是让我觉得兴奋的事。

  1996年东软股份上市之时,内部职工一共拥有400万股股票,上市后持股比例稀释为7.27%(如图二)。当时总共只有199名员工的东软几乎是全员持股,刘积仁本人获得32800股,占比0.06%。

  《经理人》:不过,面对财富,没有人不动心,这也是许多企业家在产权改制时的原罪。

  集团公司的诞生

  刘积仁:我记得有一个英特尔的主管,有人问他对钱的态度。他说,第一,事业上,钱让你想买东西就能买得起;第二,你不会因为钱多而发愁。我想这是一种境界,美国人说的是财务自由,但我也不会说这么多钱要怎么办。如果你把过程倒过来了,为了财富追求事业,你会走极端,会走得很苦。

  早期东软的幸运,不仅体现在拔得”首家软件上市公司”的头筹,同时还体现在获得科技部认定的首家国家级软件园-东大软件园。同时也正是为了这个软件园的后续建设,催生了东软股份的控股母公司-东软集团的诞生。

  还原产权改革真相

  1994年,刘积仁打算在东北大学的河对面-浑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买下一块地皮,用来建设自己的软件园,而且刘积仁出手便是大手笔的800亩。这对当时的东软来说,无异于是”蛇吞象”,因为根据预算,要把这个占地800亩的软件园建成,至少要花费5亿元以上,而当时东软的年收入还不到5000万,利润不过1000万。因而,刘积仁的想法在东北大学遭到很多人的质疑:哪来那么多资金去建这个软件园?况且,当时东软全体员工才200人,完全是一家”蝌蚪型”企业,弄800亩地是不是太奢侈了?

  《经理人》:1998年宝钢的2.4亿元投资进来了,你形容是“时间刚刚好”。当时宝钢与东软洽谈投资入股经历了一个怎样的过程?

  回顾起当初建软件园的行为,刘积仁日后说出了他当时的盘算:”我们是国内第一家软件园。当时的想法,首先是市场的角度,1996年在东北这样一个地区,当时我们只有200人,我们要创造影响力,创造不同。”

  刘积仁:我们找到宝钢,宝钢当时的领导对我们充满了信任,我们也没有抵押,但是我们整个过程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2.4亿元的资本,不到一个月就投资给了我们。当时我们需要融资,如果没有这笔钱,我们的股份就要被极大地稀释,为了不被摊薄,就需要同比例的投资,当时是东北大学的校长和我一起去谈的。

  对于拿下这个软件园,刘积仁当时有几张牌可打呢?第一,当时东软股份正处于上市前夕,刘积仁需要通过软件园的项目规划来造势,而且刘也在设想,上市募集的资金正好可以用于软件园的建设。第二,当时沈阳刚开始开发浑南高新开发区,开发区管委会表态土地价格可优惠并允许分期付款。第三,在东北大学和当地省市政府部门的支持下,东大软件园被科技部第一个授予了”国家火炬计划软件产业基地”称号,这种政策的支持有助于获得银行的信贷支持。

  《经理人》:2006年2月,国资委向东软集团发出一份文件,明确了东软集团所持有的东软软件的股权属于非国有股。这份文件诞生的详细背景是怎样的?

  然而,东软股份的上市所募集的资金不过1亿元而已,距离软件园的建设所需资金还差得太远,即使外加银行信贷支持缺口依然不小。”当时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后续资金跟不上,当时的资金也可以完成半个软件园的建设”。

  刘积仁:东北大学还是第一大股东,就是因为我是东北大学的教授,我所创造的都属于国家,如果我们要买任何的东西,都应该拿钱来买,这一点非常清楚。

  幸运的是,就在软件园的前期资金投入快要”见底”时,1998年宝钢的2.4亿元投资进来了,刘积仁形容是”时间刚刚好”。刘积仁回忆道:”因为宝钢跟东北大学有一个很好的渊源(两家都同属于当时的冶金部),在我们需要钱的时候,东北大学校长和我就找到宝钢。宝钢当时的董事长黎明(也是冶金部的副部长),对我们充满了信任,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东西抵押,整个过程就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

  东北大学到现在在我们这里有几十个亿的市值。当时两个公司合并后,我们有一个股东是东北大学产业园的公司,那个公司所投的股份定性为国家法人股,而不是国有股,就是国家管的企业所拥有的股份,这和国家股是两个概念,国家股是归财政部管的。

  为了既能吸纳宝钢的投资又能避开证监会的审批程序,刘积仁决定不以上市公司为主体吸纳宝钢的投资款,而是另设母体。况且,刘积仁原本也有在上市公司的上层设立控股母公司的打算,”我们觉得应该有一个产业集团支持上市公司的发展,就在软件中心的基础上成立东软集团。”于是东北大学软件中心、宝钢集团、东软经济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共同组建了东软集团,三者分别占股49%、50%、1%。宝钢入股东软集团的交易,最令刘积仁满意的地方是,宝钢只出钱持股而并不参与具体的经营管理,刘积仁也就不用担心控制权旁落的问题。

  《经理人》:东软员工持股计划中,有没有类似股权激励、分红置换一类的做法?

  1998年东软集团设立后,又陆续收购了东北大学软件中心、沈阳资产经营公司、建行沈阳信托三家所持有的东软股份的股权,从而成为东软股份的第一大股东(如图三)。这就形成一个比较特殊的现象,很多企业都是先有集团公司,再有集团公司的下属子公司上市。但是东软却是先诞生了上市公司,后诞生了控股的集团母公司。

  刘积仁: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给过谁股份的奖励,我们年终有奖金,奖励和股份是完全分开的。创始初期买股的时候我们没奖金,我们现在的奖金买股份的话,这点钱也不够。

  东软工会的持股运作

  《经理人》:1999年东软集团工会从宝钢集团、东北大学软件中心手中接手了部分股权,即使按照当时4.8亿元的注册资本计算,获得21%的股份也需要1个多亿。收购的资金怎么解决呢?

  随着软件园建设资金的陆续到位,一个现代化的软件园硬件设施陆续建成,欧式建筑、大片绿化、中国地图状的人工湖??刘积仁说:”软件园从盖的那一天就设了很低的容积率,我记得当时不少人说你这太浪费,我说有一天你没地方停车??”当年金山软件董事长求伯君到访,他参观过软件园后忍不住感叹,民营软件企业是不可能有这样大手笔的。

  刘积仁:我们当时签订了一个协议,股份先行过户,并约定3年的付款时间,之后我们又拿出其中一部分转手卖给了东芝、英特尔、飞利浦等公司,我们是3倍溢价卖的,然后再拿这些钱去还钱的。

  东大软件园的建成,很大程度上也促成了东软的高速发展。自1999年起,东软开始大规模扩张。一方面,东软从应用软件提供商转型为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并向电信、电力、社保、税收、证券、医疗等几个行业扩展,东软称之为”数字圈地”,与此相对应员工总数也增加到数千人;另一方面,刘积仁成为其他省市政府的座上宾,其软件园区项目开始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不仅如此,东软为了解决人力资源及IT人才储备问题,开始大规模向IT教育领域投资,先后在辽宁大连、沈阳、广东南海、四川成都建立了四所独立的软件信息学院,并纳入国家统一招生计划。

  《经理人》:东软集团的这次整体上市方案第一次提交给证监会时被否决了。其原因是当时东软集团2600余人的工会持股,因人数太多便委托给华宝信托代为持有,而这种方式不被证监会许可。后来改成由控股公司持股,人数由2600多人压缩成了只包括中高层的145人,剩下的人所持有的股份如何处理?是转让还是代持?

  东软集团与东软股份的母子控股架构形成以后,其业务范围方面做了一定程度的划分。上市公司东软股份以软件及系统集成为主营业务,之后又进入了医疗系统业务;而控股公司东软集团则以各地软件园物业及四地软件学院投资为主,同时部分参股东软股份的下属子公司。

  刘积仁:证监会说“工会不能持股”,要我们改成法人持股。所以改成慧旭,剩下大家就买卖了,都是同事,他们自己怎么交易那是个人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