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知名物理学家黄克孙,也是位文采斐然的诗人。文理兼通的他在22岁时因翻译《鲁拜集》而一举成名。他在科学与文学之间悠游自在,不仅古典诗造诣深,新诗也写得动人。黄克孙教授目前为南洋理工大学客座教授。他的新书《梦雨录》将于来临星期天发布,并与王润华对谈诗歌。

金庸在《倚天屠龙记》中,曾提及中亚一个神秘的教派,该教派的首领是「山中老人」霍山,名为依思美良派,座下豢养的刺客团,专营暗杀要务,刺客武艺高强、悍不畏死,中亚各国君主、首相闻风丧胆,山中老人因此威震中亚。

黄克孙为国际知名物理学家,在学术界享有盛名。他长期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从事理论物理的研究和教学,而且著作等身,出版过物理著作《统计力学》(Statistical
Mechanics)等多种;《统计力学》多次再版,被肯定为一本很经典的统计力学教程,对大学物理教学产生广泛影响。

这位霍山在历史上确有原型,真名哈桑·沙巴,他一手创立的依思美良派,是自公元11世纪起活跃于伊朗北部的著名暗杀组织阿萨辛派。哈桑7岁志学,17岁左右来到拉伊(今德黑兰)学习数学、天文学以及伊斯兰神学,在那里,他遇到了两位同样优秀的同学,结成深厚友谊。日后,他们都成为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一位同学是著名的尼赞·乌尔·穆洛克,后来成为苏丹的首相,另一位就是波斯历史上伟大的天文学家、数学家、诗人奥玛·海亚姆。他留下了一部不朽诗篇,就是《鲁拜集》。

但黄克孙最难得的是,身为物理学者,他却文采斐然,爱诗、写诗,文理兼通,学养才情兼具,在科学与文学之间悠游自在,20岁出头就翻译了著名波斯天文学家、数学家及诗人奥玛珈音的《鲁拜集》,并陆续出版了古典诗、白话诗及译诗结集《沧江集》、《梦雨录》,还将《易经》翻译为英文。

「鲁拜」又翻译为「柔巴依」,平声,飘逸着西域风情,意为四行诗。《鲁拜集》最全的版本有五百多首四行诗,其特征是每首四行,一、二、四行押韵,类似我国的绝句。内容多感慨人生如寄、盛衰无常,以及时行乐、纵酒放歌为宽解。

黄克孙教授目前每年访问新加坡数月,在南洋理工大学领导科研,培养研究生,为南洋理工大学客座教授。

作者奥玛·海亚姆生于1048年,是波斯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大学者。海亚姆意为「天幕制造者」,当时的苏丹极为器重他,委以更改历法的重任。他也不孚众望,创造了一部比旧历更为精确的新历法亚拉里历。

《鲁拜集》受钱钟书赞赏

在波斯人(伊朗人)心中,奥玛·海亚姆依然享有崇高的声誉,不是因为他的诗歌,而是他在天文、数学方面留下的宝贵遗产。在世之时,他的诗歌类似读书笔记散落各处,并未组织出版,去世后方由他的弟子编撰成集,但诗名未振。很长的一段时期内,奥玛·海亚姆最著名的著作当属《代数问题的论证》,以代数原理和发现解决三次方程及更高次方程的方法而闻名于世。

黄克孙22岁翻译《鲁拜集》时,还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博士研究生。多年后钱钟书读到此书,大加赞赏。

《鲁拜集》默默无闻了七百年,直到遇到那个令他再次焕发耀眼之光的人——爱德华·菲茨杰拉德。

黄克孙说,他自己并不懂波斯文,翻译奥玛珈音(Omar
Khayyam,1048-1131)的作品是因为很喜欢英国诗人费兹杰罗(Edward
Fitzgerald,1809-1883)英译的《鲁拜集》;费兹杰罗将奥玛珈音的诗歌直接从波斯文译为英文,黄克孙喜欢其译作的“空灵洒脱,怀古感慨”,因而决定翻译成中文。

爱德华·菲茨杰拉德生于1809年,求学于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在那里,他结识了大诗人丁尼生、小说家萨克雷等其他文坛诸豪,并结成终身友谊。菲茨杰拉德是个典型的英国富二代,家财万贯,因而不事生产也能毕生研究文学和艺术。他有丰富的学识,也有精致的鉴赏力,他的作品被公认为伟大的名著,但死前不久才出名。

js9905com金沙网站,“鲁拜”指波斯的四行诗体。奥玛珈音留下的著作,除了750首鲁拜,还有《代数》《欧基里德几何难题》《论印度平立方根求法》《金银比重》和《天文表》等书。

另一点值得说明的是:菲茨杰拉德的作品并非原作,而是翻译作品。也许人们会感到奇怪,光凭译作怎么能获得文学上至高的地位和荣誉呢?唯一可能的回答是菲茨杰拉德是世界上最好的翻译家。他不是直译,他译的是神韵、诗文的精髓。正是由于这一原因,他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甚至在未来几百年中可能也无人能够做到。菲茨杰拉德最杰出的译作,无疑是《鲁拜集》。

黄克孙翻译的《鲁拜集》,用的是七言绝句,如《鲁拜集》第8首:“不问清瓢与浊瓢/不分寒食与花朝/酒泉岁月涓涓尽/枫树生涯叶叶飘”。又如《鲁拜集》第12首:“一箪疏食一壶浆/一卷诗书树下凉/卿为阿侬歌瀚海/茫茫瀚海即天堂”。

菲茨杰拉德翻译的奥玛·海亚姆四行诗集是一部杰作,他精确地再现了这些诗歌的东方韵律,并且对这种东方韵律的模拟为英国文学带来了一种全新的形式。但杰作如同口袋里的锐刺,总是会冒犯人的,一些文学大师、宗教人士对它不以为然,其中就包括他的朋友、大诗人丁尼生——「大异教徒」,他们这样愤怒地辱骂奥玛·海亚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