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法学院秦小建教授在国内顶尖法学学术期刊《中国法学》(双月刊,2018年第4期)上特稿刊发学术论文《精神文明的宪法叙事:规范内涵与宪制结构》。论文从实践争议触及的宪法中精神文明建设所规定的内核着手,运用比较法学的分析方法,引申讨论国家在精神文明建设中应当采取何种立场。

韩大元:在宪法解释学上寻求答案

金沙手机娱乐网址,  论文首先通过对国家道德干预为主旨的“国家父爱主义”和强调个体道德自主的“国家价值中立主张”内在价值逻辑对比,认为两种不同行为模式将国家与个体置于非此即彼的对立中,忽略了个体与国家在政治有机体中的结构性关联,以及由此形成的个体与国家在精神维度的互动沟通关系。对于价值中立的“基本权利—政治国家”框架、基于公民德性的共和主义模式和承认政治模式三种学说模式,论文认为从我国宪法文本的相关规定兼容比较学说的三种模式,既以“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作为文化发展总目标,强调国家对公民的道德教化,也设置以提高对国家责任感为指向的公民宪法义务,还隐含不同阶层、民族、宗教信仰的对话承认结构,同时采取了“基本权利—政治国家”的宪法框架,从而形成了一种复杂的混合性规范结构。

12月4日,在大会堂举行了首都各界纪念82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82宪法度过了自己30岁的生日。从这一天开始进入了“后30年”发展阶段,我们需要以冷静、客观和理性的态度反思30年来的宪法发展,思考未来30年中国宪法学、中国宪法发展的路径问题。

  在精神文明的宪制构建中,论文认为,个体与其所生长的家庭和社会,发生着持续性的互动。经由个体与社会相互建构所形成的意志汇聚,及对此加以抽象的国家意识形态生成,构成精神文明建设的先定框架与内在承诺。在这一框架下,国家与人民在制度上同在同构、在精神上同一持守。因此,在规范意义上,精神文明建设的宪制功能,首先体现为经由意识形态构建所完成的主权意志整合。精神文明的建设,依据宪法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表达和升华,凝练为中国宪法的价值体系,据此指引构建宪法规范体系和法律体系,通过由政府主导的规范实施来落实精神文明的宪制结构,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融入宪法与法律秩序中,并借助社会伦理实体的伦理秩序重建,培养由个体利益驱动的在守法前提下积极参与公共反思的现代积极公民精神,最终指向社会伦理秩序的重建,促成个体和国家在社会串联下的价值同源与休戚与共。

30年的宪法学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自身的学术话语与方法,正在建构具有一定体系化的,既超越纯粹的规范、又超越纯粹的政治,能够将规范与价值合理“安放”的平台与对话空间,也就是宪法解释的方法与体系。我认为,规范宪法学与政治宪法学的某些命题以及各自面临的难题,都可以在宪法解释学的理论框架与程序上寻求答案。

  《中国法学》是中国法学会主管并主办的法学类学术期刊,在中国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法学类期刊中影响因子常年排名第一。

面对宪法与政治、规范与现实的冲突,宪法解释学的基本立场是始终坚守规范的价值。即使规范是不完善的,即使规范是保守的,但既然已经确定为一种规范体系,为了保证国家宪法秩序的统一和宪法规范中社会共同体价值的实现,我们仍然应该以保守的规范来制约强大的政治现实。

即使在社会转型时期,我们也不能仅仅基于政治现实的考虑,以政治现实的需求要求规范做出让步。当发生规范和现实的冲突时,可以修改宪法,调整规范秩序,但维护规范的安定性是其权威的基础。宪法解释学提供的规则与程序有助于合理地平衡规范和现实的冲突:尽可能采取平衡的方式,既满足规范的公平性、合理性,也考虑到宪法和社会的关系,让不断变革的社会能够在宪法规范中获得它所需要的一种合法性;尽可能对两者进行协调,既强调规范价值,又关注社会现实,在规范体系中吸纳社会的变革,使现实主义和实证主义获得妥协与沟通的对话渠道。

我个人的基本看法是:基于中国宪法特殊的历史背景以及当前中国的政治结构,在改革和社会变革中,最需要的仍然是坚定地捍卫宪法规范价值。即使它是保守的,即使它与现实发展相比具有一定的滞后性,但这种保守性背后包含着理性精神。如果在整个社会变革中没有一个保守的规范存在并得到信任,那么这个社会共同体的信任和共识就会出现问题。

宪法解释学基于对规范价值的维护,首先要求尊重宪法文本,以文本出发建立规范结构,在解释过程中吸纳变革需求,将规范外的政治考量纳入规范体系中,并赋予解释确定力。在宪法解释学框架里,所有的宪法问题都可以获得解释的依据,通过解释获得的规范效力将起到“法”的功能。如果宪法规范条文本身不确定或者落后于社会现实,宪法解释就发挥把“不可能的条文变成可能”的技术与程序功能。我想这是维护宪法文本的基本原则。既然强调文本的重要性,就必须让文本具有权威性、正当性与合法性。维护宪法权威,首先从维护宪法文本开始,如果不在乎文本,违背文本,就会损害宪法的规则与价值。

习近平总书记说,“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不能实施的宪法没有生命力,如何赋予宪法以生命力?除了转变宪法理念,加强宪法监督机制,提高宪法意识之外,启动宪法解释程序是重要途径之一。全国人大常委会作为宪法解释机关,应该积极落实总书记讲话精神,做好宪法解释工作,用好宪法解释权,拿出实质性的、具体的监督宪法实施的措施。

王振民:现行宪法为何是好宪法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现行宪法施行3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提出现行宪法是一部好宪法。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现行宪法具备一部现代宪法的几乎所有重要特征和因素,尽管不完美,但是用一个“好”字来表述,是恰如其分的。

首先我们要了解现行宪法制定的历史背景。八二宪法就建立在人们对痛苦历史经验教训的深刻反思基础之上,经过了长达两年的酝酿讨论和广泛的民众参与,有很多政治协商和妥协平衡,还有很多学术研究和支持,最终制定了新宪法。

其次,八二宪法保障了基本人权。八二宪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第三十三条规定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2004年修改宪法,增加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第三,八二宪法规定了法治政府原则,政府权力受到制约监督。八二宪法除了序言,宪法第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特别是由于宪法的制定和实施,“我们废除了实际上存在的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确保了国家政权机关和领导人员有序更替”。宪法建立了严格的人大和政府换届制度和领导人的退休制,五年一届,连任最多不超过两届,在这个问题上严格依宪办事,毫不含糊,这已经成为政治铁律。

高全喜:宪法学研究与时代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