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娱乐网址,  目前,随着美国国内经济在减税效应下的强劲表现,最新经济增长率季节性调整为4.2%,通胀率达到2.9%,美联储的加息还将继续,而如果按本轮美联储加息周期到2021年,并到达经济增长常态下对应的利率水准,对全球不同经济体会产生何等影响?

综上所述,2017年,不稳定因素将会加大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幅度,全球经济依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编辑|吴潇岚

由于美元特殊的货币地位,美元指数上涨会带动其他非美货币普遍贬值,且历史上前两轮强势美元上升周期,都伴随着其他国家出现危机。在美元弱势时期,新兴经济体积累了大量外债,导致2016年至2018年偿债总规模将达3400亿美元,比过去三年增加了40%。全球非银行债务中约有46%以美元计价,其中新兴市场占1/3。美元走强、利率抬升背景下,企业偿债压力增大。与此同时,汇率贬值与资本外流引起的外汇储备下降,会进一步增加债务风险。因此,在美元强势周期中,新兴经济体可能会面临较大冲击。

  很显然,从2008年金融危机时刻的伯南克,到经济稳定恢复期的耶伦,再到如今经济步入强劲阶段的鲍威尔,美联储三任主席保持并实现了货币政策的连贯性和高水平的技术性操作,即“启动和退出量化宽松、启动加息周期、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使得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的四部曲,目前从时间上看已经进入货币收缩的后半程阶段。对于美联储来说,其目前的基本策略是实现基准利率的中性化水平和平衡,既不对经济过热产生刺激作用,也不会阻碍美国经济可持续增长,这既是一个依靠宏观数据的技术性操作,同时也是为未来可能的金融再次波动周期,准备货币弹药。

首先,美元升值给全球经济带来冲击。2016年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美元指数大幅上涨,11月单月上升3.1%;12月美联储加息,并上调2017年加息预期,美元指数再次上涨并突破103点,创近14年新高。

  对于美联储的加息举动,我们已经看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全球经济体投入追随加息阵营,但其中情况各有不同,其中的一组经济体以加拿大、英国等发达国家为代表,这些国家目前国内经济基本面较为稳健,宏观数据支撑加息;另一个阵营则是以沙特、阿联酋等中东石油生产国为代表,传统上执行盯住美元政策为主,被动追随加息;还有一类是新兴经济体国家,在美联储既有的持续加息冲击下,土耳其、阿根廷这样结构性脆弱经济体国家,其在经济下滑、本币大幅贬值、金融市场暴跌的趋势下,不得不采取极为激进的加息策略,进行货币政策对冲,以防资本大幅外流。

(谭小芬 金玥 作者单位:中央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

作者|余南平(上海市决策咨询研究基地/余南平工作室首席专家、我校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教授)

此外,新兴市场国家也将面临更大的资本外流与汇率贬值压力,美国加息对其货币政策和实体经济都会构成冲击。资本外流还将直接导致中国外汇储备持续下降,并对人民币汇率带来贬值压力。墨西哥、土耳其等国也已迫于资本流出和汇率贬值压力而进行加息。

  总体而言,可以看到,美联储加息影响最大的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结构性脆弱国家。它们共同的特征是,在上一轮全球货币宽松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外币债务,经常性贸易存在大量逆差,同时伴有较大规模的财政赤字,而从历史经验看,这些经济体由于自身结构性问题,在历次美联储货币收缩过程中,其经济稳定性均受到了较大的影响,并引发国内金融市场的巨幅波动。

其次,欧洲存在政治经济风险。2016年,欧洲地区接二连三的“黑天鹅”事件,给全球金融市场蒙上阴影:6月英国公投“脱欧”,引发市场对于其他国家相继效仿的担忧,英镑单日贬值近8.8%;12月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总统宣布辞职。2017年欧洲市场依旧面临较大的政治经济风险,欧元区经济恢复面临阻力。

  对于全球经济体量第二的中国而言,很显然,中国决策层根据自身的经济发展情况和发展阶段,早已经做出部署,中国央行已经进入了稳定货币政策为导向的操作阶段。并在过去一个时期,在宏观调控上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努力降低各类企业债务,实现部分市场出清,并通过“放管服”的行政管理改革来进一步释放市场活力。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中国决策层已经开始高度关注办好内部事务对于中国经济稳定的重要性,并通过减税降费,加大基础设施短板建设,开放市场空间等措施,来稳定中国经济的内生性增长。目前,中国经济从宏观角度而言,外汇储备充裕,出口依然保持顺差增长,同时中国的内部市场机会巨大,依然有待于开拓和挖掘。

政治方面,欧洲将迎来政治换届高峰期,3月荷兰议会选举、4至5月法国总统选举,9月德国联邦大选;同时3月英国还将启动“脱欧”程序,政治上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影响投资者对欧盟以及欧元稳定性的预期,全球避险情绪或将升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