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

某著名大学的一位教授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高校中稍微有点社会名望的教授和学术水平的老师,根本不屑于给继续教育学院的学生上课。因为那是一块被边缘化的地带,弄不好会让自己跌价。”

  近日,教育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试点网络教育学院立即停止对全日制高中起点普通本专科学生的招生,对本年度已经招收的要妥善处理好善后事宜。(据6月14日《北京晚报》等)  我国高等学校的网络教育从无到有,至今已有五六个年头。目前全国网络教育已经形成相当的规模,各高校研制开发了大量网络教学资源,摸索出了不少网络教学与管理经验。然而,在网络教育规模迅速扩张的同时,必须清醒地看到,网络教育的整体质量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网络教育作为一种教育方式,在有着种种优势的同时也有着诸多不足。“网络大学生”最大的缺陷就是不能获得与在校生一样真实的学习氛围,而这一点对于处于青春期的大学生来说至关重要。因此,网络教育并不是很适合举办全日制普通高等教育。一些片面理解网络教育“可以突破时间和空间限制”优势的高校,在硬件建设滞后和教学资源缺乏的情况下,盲目招收全日制高中起点的“网络大学生”,是对学生不负责任。  开展网络教育试点的高校大多是名牌高校,其毕业文凭对考生们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对这些学校来说,招收再多的“网络大学生”都不是难事。然而,如果不能提供与在校本专科生同样的教学条件和育人环境,必然会造成校内外学生教育质量的强烈反差,给“网络大学生”们带来实质上的不公平,也必然会引起一些社会问题。在一些名牌高校的带动下,不少不具备条件的普通高校也热衷于举办全日制普通本专科网络教育,更是将高校网络教育的发展引向歧途。因此,停招“网络大学生”,是一次对网络教育的拨乱反正,其所带来的将是网络教育真正意义的回归。  笔者认为,停招“网络大学生”并不意味着要缩减网络教育。相反,作为一种先进的教育方式,网络教育将会得到进一步的大力发展。随着近年来普通高校的不断扩招,考生的升学压力已经大大缓解,而众多高校的办学条件却亟待加强。在这种情况下,既没有条件也没有必要用网络教育的形式来为高校进一步扩招推波助澜,而应当充分发挥网络教育的优势,用它来为全国众多的在职人员更新知识和增强技能提供服务。这样,既能使有限的教育资源得到更为合理的配置,也与“终生学习”的理念相吻合。

继续教育沦为钱袋子

来源:《中国青年报》

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统计显示:“2012年全国1600所高校的成人本专科招生438万人,68所试点高校的网络教育本专科招生570.4万人。”这个规模远远超过2012年全国普通高校685万人的招生计划数。

李德芳则认为,高校继续教育存在先天性的缺陷,即主办高校对继续教育的专业设置、课程体系都是照搬照抄全日制教育的模式,专业设置往往强调学术性,教学讲究稳定性,教材更新速度慢,对继续教育人员“学以致用”的现实需求考虑不够。

高校党政一把手不能只顾花钱不愿担责

面对持续的生源下跌,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副秘书长李德芳分析认为,函授、夜大、电大等继续教育在1980年~1990年代国民学历补偿的特定历史时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但是,新世纪高校扩招以后,由继续教育承担的补偿性学历教育使命基本完成。

翻版全日制教育必然死路一条

然而,众多的学生数量、广泛分布的教学网点只是表象,继续教育表面的光鲜下是严重的师资短缺,尤其是优质师资的短缺。

北京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在全国设有60多个教学中心,分布在27个省、市和自治区,目前在校学生25140人。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则透露,依托该校学科优势和分布在全国17个省市的100多个远程教育校外学习中心,
形成了以高中起点本科、专升本为主的理、工、医、文、管、法、农等多学科体系。

表面光鲜下师资短缺

金沙手机娱乐网址,“继续教育应是高校的整体行为,而不是某个部门的局部行为。”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刘亚说,关键是要进行顶层设计,整合优质资源。李德芳则建议说,“高校党政一把手要作为继续教育改革发展的第一责任人,把继续教育纳入高校质量评价管理体系,完善办学体系,进行归口管理,管办分离,第三方监督等。”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继续教育学院有关负责人认为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他说,一方面传统函授教育因成人工学矛盾导致长时间集中面授难以实施,教学手段的单一性导致成人自学过程中缺乏教师指导,学习难度大、效率低。另一方面,常规网络教育因为缺乏面授教学等环节,对学生在学术和心理方面的支持不够,对学习过程的监控、指导不足,学生参与度低,难以取得理想的教学效果。

“用全日制教育的翻版,去套用放羊式的教学模式,必然是死路一条。”李德芳直截了当地说。

据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统计,2000年是函授、夜大、电大等传统继续教育发展的最高峰,招生达到200万人。从2001年开始进入生源下跌期,特别是独立设置的成人高校。数据显示,2001年全国有962所成人高校,招生122.6万人,到2012年减少至348所,招生43.8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