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无障碍是指每一个人,尤其是视力和听力障碍人群等残障人群及老年人群,能够在互联网上自如地获取他们想要的信息。如通过让电脑和手机有读屏功能,视力障碍者能够畅游互联网;通过加入手语播音员,听力障碍者能够看新闻联播;通过放大手机字号,老年人能够使用手机。据统计,中国有1300万视力障碍者,人口老龄化也在进一步加剧,因此建设信息无障碍环境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

互联网为包括视障者在内的特殊人群提供了无障碍获取并利用信息、改善生活质量的可能,但国内移动互联网的无障碍水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记者从7月7日,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和支付宝举办的一场沟通会上了解到,目前国内预估有至少600万视障人士在使用智能手机,借助智能手机他们可以跟普通用户一样看新闻、社交、打车、购物。但据调查,66%的视障者认为目前国内信息无障碍水平一般,另有20%的视障者认为信息无障碍水平不好。

帮助视障者融入社会

据了解,“信息无障碍”指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平等、方便、无障碍地获取信息并利用信息。据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秘书长梁振宇介绍,中国目前视障群体约有1300
多万,而且随着老龄化的严重,这个群体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据估算,至少有600万视障人士在使用智能手机,其中83%使用智能手机的视障人士,需要完全借助读屏软件。

炎炎夏日,视力障碍者孙涛站在劲松公交车站等车。和身边的人一样,他也在玩手机打发时间。可他却比其他人更清楚那趟公交车什么时候来,因为他手机上安装了一个叫“公交e路通”的APP。刷新一下,APP就会告诉他,距离他最近的一趟车,还有几分钟到站。车到站之后,APP也会告诉他,正在进站的车就是他想要坐的99路。

主流的智能手机系统会自带支持读屏功能的软件,苹果系统上有VoiceOver,安卓的原生系统上有Talkback,以及一些第三方开发的读屏软件。视障用户开启这些读屏软件后,手触摸到屏幕上,读屏软件就会朗读相应的文字,视障用户根据声音能够顺利地使用智能手机。读屏软件已成为视障者的“眼睛”。

而在安装这个APP之前,坐公交车对孙涛来说困难重重。“每个车站都有好几路公交车停靠,可是站牌并不提醒,所以根本不知道来的是哪路车。”孙涛对《慈善公益报》记者说。

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发布的《中国互联网视障用户基本情况报告》的调查显示,视障人士的日常上网需求中,聊天、逛论坛、刷微博等社交类活动占比最高,78%的人会通过“听”手机进行上述活动。而看新闻、看书、听音乐、玩游戏、购物等也是视障人士日常上网主要做的事。随着收入增加,网上理财也成为很多视障人士的新习惯,除了银行理财、证券、保险等传统理财方式外,他们还会选择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

与出行相关的APP,只是孙涛手机上安装的数十个APP中的一个。在读屏功能的辅助下,手机充值、银行转账、水电煤缴费、淘宝购物……他都是靠支付宝完成的,这极大地减少他为这些日常琐事出门带来的麻烦。现在很多时候,他连线下支付,也靠支付宝完成。“以前在便利店买点东西,需要反复确认钱是不是真的,现在打开支付宝,让店主扫一下就好。”因为看不到钞票面额,线下扫码支付,能够帮他避免收到假钞、错认面额等问题。

报告的调查显示,63%的视障人士认为,互联网的价值非常大,互联网的普及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或命运,37%的视障者认为互联网有价值。几乎没有视障者认为互联网没有价值,这也充分印证了互联网对视障人士的重要性。

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提供的《中国互联网视障用户基本情况报告》显示:中国有1300万视障人士,其中有600万视障者拥有智能手机;在接受调查的视障群体当中,有86%的视障者手机中安装的APP数量在10个以上。通过无障碍信息建设,我国已有100多万视障人士在网络平台上开店并获得经济收入,同时,也让他们得以真正融入社会。

不过,目前我国在互联网产品的信息无障碍更多的还停留在行业自律阶段,而信息无障碍的工作也面临着安全等方面的困扰。

为老年人服务的APP

今年春节后,因为通过手机操作系统自带的读屏方式,存在被第三方软件劫持的可能性,导致用户信息泄露。在很多安卓手机上,市面上主流的移动支付都开始停止支持读屏软件语音输入。这也引起了不少视障人士的不满。支付宝方面人士表示,为此支付宝在最新推出的版本中专门开发上线了业内首个密码键盘读屏功能,才实现了手机支付中无障碍服务和安全的兼顾。

“一会儿要走个5000步。”早上9点,今年65岁、家住团结湖公园附近的李成林拿着小米手机,戴上了老花镜,操作起来略显笨拙,他打开了一款运动健康APP,同时又点开了“懒人听书”APP里下好的《三国演义》评书,音量默认就是最大。他扭头冲着《慈善公益报》记者一乐。

据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秘书长梁振宇介绍,73%的视障者认为,得益于政府和互联网公司的重视,相对于5-10年前,目前互联网信息无障碍水平有明显进步,但仍有66%的视障者认为目前信息无障碍水平一般,“互联网产品勉强能让视障者使用”,另有20%的视障者认为信息无障碍水平不好,“大多数互联网产品很难用”。

“儿子给我下载好的评书,直接点就能听。”在手机桌面叫作“老爸常用”的文件夹里,微信、QQ、小游戏、视频等十多个APP占了两页。“儿子春节假期时给我买的新手机,帮我下了一堆软件,不过平时常用的也就三四个。”没用智能手机前,他每天最大的娱乐就是听着收音机逛公园,而现在他的生活丰富多了。

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目前,BAT等互联网公司已率先在开发中有意地遵循无障碍开发原则,让视障群体更顺畅地使用移动互联网。支付宝方面也表示,其在后续版本中会继续提升无障碍服务的水平,以后每一次版本更新,支付宝都会测试无障碍服务,同时收集视障用户的真实反馈及时在新版本中解决。

“爸,快看看我新租的房子!”在一家民企工作的北漂孙惠和远在甘肃的父母手机视频聊得起劲儿。以前想要视频聊天,年纪大的父母总是“搞不定”电脑,有了手机聊天APP后,他们只要点“接受”就能轻松视频了。

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在《中国互联网视障用户基本情况报告》中也呼吁更多的互联网产品加入了无障碍优化大军,从而为视障者的生活、社交、娱乐、出行提供更多便利,帮助视障者更快融入主流社会中去。

记者随机采访多位老年人发现,APP实用价值和娱乐趣味对老年人的吸引力排名靠前。他们的需求大多能从APP商城里找到,其中和子女交流的聊天软件几乎是每位老年人手机上的必备品。

(责任编辑:张洁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