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与信息系统是构建现代信息社会的重要基石,而无线通信是实现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与任何人进行任何方式通信这一终极理想的必要途径。经过多年的发展,无线通信技术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已建成了陆地公众蜂窝移动通信系统,研究了“时”、“频”、“码”、“空”四域的核心技术,并开启了移动互联网的应用。随着第三代移动通信系统商业化的不断深入,人们已深刻体验到了无线通信技术给生活带来的便捷。为满足大众对更快的传输速率、更便利的网络接入以及更健康的绿色通信的需求,第四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研究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展开。
我国现有的现代无线通信系统已形成了以蜂窝移动通信、地面数字广播为核心,以短波通信、卫星通信、微波中继通信、无绳电话、集群通信为补充的完整通信体系。在网络标准方面,预计蜂窝移动通信系统将在2-3年内实现LTE系统的商用。同时,新一代宽带无线接入局域网、面向行业应用的专网以及多种网络与蜂窝网络的融合也将在未来3-5年陆续实现。在标准产品方面,TD-LTE基带与终端芯片、多模终端和TD-LTE家庭基站需要从现在开始进行重点攻关,预计2015年达到规模量产。在软件方面,自主知识产权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预计2015年取得初步成果,并最晚于2020年形成一定规模。
上海是中国通信产业、尤其是无线通信产业重要的制造基地之一,已形成了从芯片、系统设备、系统终端、终端平台到测试设备的较完整的产业链。在芯片制造和芯片设计方面,上海的基础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在无线通信设备与系统研发和制造方面,多家优秀的移动通信设备制造商,如华为、中兴通讯、贝尔阿尔卡特等均入驻上海,成为上海在该行业领域的重要支柱性企业。在软件和网络方面,上海拥有诸如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上海益盟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上海诺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神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网络科技和软件公司。
基于上海的现状,上海应在现阶段开展符合国际标准的第三代移动通信长期演进系统的研制和第四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的研究,研制核心芯片、终端以及系统设备具有深远的研究意义,它将促进建设符合第三代移动通信长期演进系统、第四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的测试验证环境和跨网络移动互联网应用运行环境,加速创新移动宽带多媒体服务商业模式,提升下一代移动通信系统研发和设备制造能力,打造完整的移动通信系统产业链。
在芯片方面,应重点关注TD-LTE/FDD-LTE/TD-SCDMA/WCDMA/GSM全模式终端基带芯片及多模射频芯片的开发、全模式全频段射频收发器RFIC及模拟基带ABB的研制、可重构可编程的处理器芯片技术、新一代高性能并行多核DSP处理器、低功耗长距离低速无线通信SoC芯片研发、TD-LTE-Advanced商用终端基带芯片研发等;在设备方面,则应关注感知无线电的系统研究、宽带集群系统、TD-LTE-Advanced系统预商用设备、面向LTE-Advanced的新型基站架构研究及验证等;在系统方面,应重点支持新一代宽带移动通信网络同频组网技术研发、多网协同、异构网协同、服务驱动的网络研究、新一代通信技术验证演示系统、终端直通技术与蜂窝网的融合等方向;而在软件方面,终端软件应用平台研究、新一代移动通信网络的复杂巨系统智能分析技术则是重点方向。
对上海而言,应该综合考虑技术研发、平台建设、应用示范、国际合作等多方面来推进通信设备和芯片的发展。一是在技术研发上,支持芯片与器件的研发与产业化,一方面引导国内知名手机软件研发企业落户上海,另一方面扶持中小型手机软件研发企业,以增强上海在手机软件研发方面的力量。二是在平台建设上,多方面、多角度增强资金支持和引导、完善技术发展的基础环境和服务平台。一方面加大政府科研经费投入和配套支持,进一步带动信息通信产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引导社会资金,吸引风险投资、私募资金、个人投资,同时着力解决小微企业贷款难的问题,在企业贷款和融资方面给予政策扶植。三是应用示范上,打造通信网络技术产业促进与应用示范基地,聚焦服务国家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网重大专项,聚焦提升网络通信制造业与信息服务业战略性产业能级,部市合作、市区联动,打造通信网络技术产业促进与应用示范基地。四是推进成果转化、深化国际合作交流,着力解决产学研合作的权益分属问题,构建一批由企业主导、高校和科研院所参与的新兴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并充分利用全球创新资源,鼓励外资企业到上海设立研发机构,同时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开展境外投资,获取国际先进技术和高端人才。

C114讯
8月27日,在台湾举办的海峡两岸通讯产业合作及交流会议上,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以下简称“大唐电信集团”)下属企业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移动”)与台湾工业研究院、台湾威达云端共同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并宣布将在台中市区联合建设TD-LTE试验网。根据协议,此次建网的相关基站设备、组网规划、设备升级的软件技术等均由大唐移动独家提供。

同时,在本次会议上,总部设立于台湾的全球IC设计领导厂商联发科和大唐电信集团旗下仪器仪表公司大唐联仪也签订了合作协议。联发科作为全球知名芯片厂家,在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多个地区设有研发团队,2012年更是夺得了大陆芯片市场出货量第一名。联发科和大唐联仪的此次合作,充分体现了对大唐联仪终端测试技术的认可,也为大唐电信集团打造TDD全产业链布局,注入了新的力量。

据悉,两岸在TD-LTE研发及产业化方面合作由来已久,早在2012年9月4日北京举办的2012两岸通讯产业合作及交流会议上,就达成了两岸共同推动TD-LTE产业链展开合作的共识。此次签约,旨在深化两岸在TD-LTE研发和产业化方面的合作,为TD-LTE产业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同时通过在台建立TD-LTE试验网,进一步发展TD新的宽带应用服务,两岸共同推动
TD-LTE 成为国际主流标准,加速 TD-LTE产业全球化脚步。

随着这一振奋人心的两岸TD-LTE合作计划的重磅推出,又值中国移动TD-LTE一期工程建设招投标的关键节点,业界目光再次聚焦到堪称通信领域科技创新领军企业的大唐电信集团身上。

摆脱路径依赖,标准自主可控

在无线移动通信领域,谁掌握核心技术标准,谁就在竞争中占有主动权,甚至是控制权。1G和2G时代,由于不掌握移动通信核心技术,中国通信产业从标准、技术到设备,甚至连手机皮套都全部依赖进口,民族通信产业的发展受到极大限制。实现民族通信梦,必须牢牢建立在自主创新的基础之上,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以增强我国产业的国际竞争力,抢占国际竞争的战略制高点。

1998年6月,大唐电信集团代表中国政府向国际电信联盟提交TD-SCDMA技术提案。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
2000年,TD-SCDMA技术提案被国际电信联盟正式批准为国际三大主流3G标准之一,标志着TD-SCDMA技术标准打破了完全由欧美厂商主导移动通信技术标准的垄断格局,中国自此拥有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国际标准TD-SCDMA,彻底摆脱了对外来技术制式的路径依赖。TD-SCDMA标准的制定,重构了世界通信技术大国的格局,也为中国参与后继其他移动通信技术标准奠定了基础。

在4G时代,基于多年来在技术、产业上的积累,为推动TD-SCDMA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大唐电信集团把握移动通信代际升级的机遇,通过锲而不舍的努力,携手中国移动等国内企业联合研究提出TD-SCDMA后续演进技术TD-LTE-Advanced,并推动其成为4G国际标准之一,标志着我国在移动通信标准制定领域彻底摆脱了2G时代跟随、3G时代追赶的境况,在4G时代走在了世界前列。

js9905com金沙网站,打造民族产业链,坚持可持续发展

将TD-SCDMA标准推动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实施标准,成功实施产业化,对我国移动通信产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而一个产业是否具备相对完整的产业链,产业链各环节是否能够成功产业化,是技术标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标准的必经途径。

对于标准提出者大唐电信集团来说,实现TD-SCDMA产业化首先是以大唐为“龙头”,打造一条完整的移动通信产业链,这也是构建TD-SCDMA标准竞争力的关键。产业化初期,支持TD-SCMA产业化的产业群体以国内企业为主,力量薄弱,独立的技术开发环境和体系尚未建立、产业链也几乎是一片空白。面对这样的困境,大唐电信集团在掌握TD-SCDMA核心技术基础上,不断进行内扩和外延,通过推动全产业链战略合作,构建了完整的TD-SCDMA移动通信产业链体系,有力推进了TD-SCDMA产业化,并对通信产业的同行产生了强大的产业带动效应。

为了形成产业格局,大唐以TD-SCDMA整体利益为着眼点,首创了产业联盟发展模式,形成了专利共享、共同开发、协同组织的产业发展机制,开创了我国产学研用相结合的产业协同创新发展模式;降低了企业进入门槛,带动产业链上下游300多家企业群体突破,带动行业进步,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建立起本土企业主导、主要国际企业参与、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完整民族移动通信产业链。

大唐也通过在TD产业发展中的具体做法,积极总结经验,在创新产业发展过程中,以标准引领、正向创新的发展模式为基础,以高效协同研发为特色的自主技术创新体系为支撑,通过建立产业联盟形成规模效应、整体突破的运作模式,有效推动整个创新行业的发展和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