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前百度以19亿美金收购91无线无线CEO的胡泽民不久后离开百度,联手黄峥、张洪禹创立MFund魔量资本。目前MFund专注围绕互联网相关的商业模式、技术以及各种应用的早期投

js9905com金沙网站 1

6年前百度以19亿美金收购91无线无线CEO的胡泽民不久后离开百度,联手黄峥、张洪禹创立MFund魔量资本。目前MFund专注围绕互联网相关的商业模式、技术以及各种应用的早期投资,已投资拼多多、Rokid、Soul、樊登读书、学霸君等公司

题图:MFund魔量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泽民

李曌:有人认为互联网思维就是流量思维,互联网公司通过聚合流量、分发流量使流量商业最大化,浏览器是PC互联网的流量聚合器,APP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聚合器,你如何理解流量?

胡泽民:我极少用流量观点去看待问题,流量很容易让人进入惯性思维。如果我们往深了看,流量其实代表着每一个用户的一个行为,而行为背后代表的是用户的诉求和情绪

6年前百度以19亿美金收购91无线,作为91无线CEO的胡泽民不久后离开百度,联手黄峥、张洪禹创立MFund魔量资本。目前MFund专注围绕互联网相关的商业模式、技术以及各种应用的早期投资,已投资拼多多、Rokid、Soul、樊登读书、学霸君等公司。

胡泽民:不完全认同,人的七情六欲从来没有改变过,并且还被科技不断放大,那所谓的人口红利和流量红利不见了,从何说起?如果流量论是对的,那拼多多、今日头条、快手、Soul等又是怎么冒出来的?所以这是个悖论

这次捕手志与胡泽民进行了一次有趣的聊天,他坦诚地讲述了全心做投资5年来的感悟,包括自己近距离观察到的拼多多的成长与黄峥的特质,还有对商业与人性的透彻思考。希望读完后对你有所启发。

李曌:我理解大家的意思是低垂的爱国心果实已经被摘了,所以要么采用新方法去摘更高位置的果实,要么进入到新领域发现另一片果林。

以善为本

胡泽民:用户消费行为都是存在的,只是转换了不同的形式而已。以前的流量集中在门户,后来是搜索引擎,再后来是APP,这背后是信息流动被重构所带来的权力中心变化,用户的话语权越来越大当前市场噪音太多,大家都在追赶变化,我们应该学习贝索斯思考什么是不变的在我看来不变的东西是什么?还是人性的七情六欲贪嗔痴,几千年来都未曾变过。

帮助的价值取决于别人,如果你把自己放太大时就会有过高的期望值,别人给你的回报达不到期望值就会痛苦。

胡泽民:每个人看待人性的视角都不一样,一些人会认为人性是恶的,但我愿意以善意、健康的眼光看待人性与这个世界。背后简单的逻辑是,当我善意地看待这个世界的时候,是一个轻松快乐没有负担的状态,就算最后我的回报为零,我过的起码不是一个痛苦的人生。如果你带有负面情绪看待世界,就算将来获得了回报,也是带着伤害心理得到的回报,它并不持久

李曌:有人认为互联网思维就是流量思维,互联网公司通过聚合流量、分发流量使流量商业最大化,浏览器是PC互联网的流量聚合器,APP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聚合器,你如何理解流量?

李曌:MFund公众号的每篇文章前面都有一句话「善行为首,万变守心」和这相关吗?这句话对你们的意义是什么?

胡泽民:

胡泽民:是相关的当我们做这个基金的时候,我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支基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中国已经有那么多家基金了,为什么要多我一个?我做基金的出发点是帮助下一代的创业者。

我极少用流量观点去看待问题,流量很容易让人进入惯性思维。如果我们往深了看,流量其实代表着每一个用户的一个行为,而行为背后代表的是用户的诉求和情绪。

胡泽民:对。世界是因果循环的,这对我来说是特别宝贵的感悟,它影响了我所有的决定和选择。如果我不相信有因果存在,那我的选择就可能是利益导向或者荣誉导向等等,种善因的过程其实就已经是在收获善果了,因为你不会有任何心理上的负担,如果你有所求,那你心里隐隐约约是会有些罪恶感的。

这样来看,那我们要解决的不是如何获取流量的问题,而应该问自己可以为用户提供什么样的价值和服务,让用户愿意跟随或按照你提供的解决路径来运行,所以流量只是一个结果,并不是本质的东西。

李曌:基金也是有所求的,它的本质是什么?在我看来资本既可以是创造者也可以是掠夺者,

李曌:这两年有越来越多的投资人与创业者认为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已殆尽,你是否赞同这个论调?

胡泽民:我个人认为它实际上是一个资源调配角色,我们通过成就创业者获得回报,创业者通过创造价值反馈给这个社会,最终促进整个社会资源的流动达到和谐守恒

胡泽民:不完全认同,人的七情六欲从来没有改变过,并且还被科技不断放大,那所谓的人口红利和流量红利不见了,从何说起?如果流量论是对的,那拼多多、今日头条、快手、Soul等又是怎么冒出来的?所以这是个悖论。

李曌:如果一个项目很有意义,但它并不赚钱你会投资吗?

李曌:我理解大家的意思是低垂的果实已经被摘了,所以要么采用新方法去摘更高位置的果实,要么进入到新领域发现另一片果林。

胡泽民:不会如果你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我可以拿自己的钱来投。如果你做的事有潜在商业价值,而且你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那我会用基金来投。

胡泽民:用户消费行为都是存在的,只是转换了不同的形式而已。以前的流量集中在门户,后来是搜索引擎,再后来是APP,这背后是信息流动被重构所带来的权力中心变化,用户的话语权越来越大。当前市场噪音太多,大家都在追赶变化,我们应该学习贝索斯思考什么是不变的。在我看来不变的东西是什么?还是人性的七情六欲贪嗔痴,几千年来都未曾变过。

李曌:有一个现象很有趣,你自己投的公司里反而有不少贝贝网、Rokid、IGG这类独角兽甚至上市公司,你是怎么做到的?

李曌:那你怎么看待人性?

胡泽民:当我善意对待别人的时候,我的出发点是帮助别人当他感受到你的善意,第一你不会害他,第二你有一定的见解可以帮到他,一般都会很乐意和你交朋友,最后或多或少会给你一起玩的机会,

胡泽民:每个人看待人性的视角都不一样,一些人会认为人性是恶的,但我愿意以善意、健康的眼光看待人性与这个世界。背后简单的逻辑是,当我善意地看待这个世界的时候,是一个轻松快乐没有负担的状态,就算最后我的回报为零,我过的起码不是一个痛苦的人生。如果你带有负面情绪看待世界,就算将来获得了回报,也是带着伤害心理得到的回报,它并不持久。

李曌:你怎么确定是他带你玩,而不是你简单地帮助他?

李曌:MFund公众号的每篇文章前面都有一句话「善行为首,万变守心」和这相关吗?这句话对你们的意义是什么?

胡泽民:做投资人也好,做朋友也好,要清晰地认知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别人的。帮助的价值取决于别人,如果你把自己放太大时就会有过高的期望值,别人给你的回报达不到期望值就会痛苦所以当我把这个关系理清楚后,为了避免痛苦,我就把心态放平和一点,就是回归我的初心,我只想给你一个帮助而已,至于你接受或不接受、你成为什么样,都和我没有太多关系,简单说就是「不强求」,

胡泽民:是相关的。当我们做这个基金的时候,我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支基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中国已经有那么多家基金了,为什么要多我一个?我做基金的出发点是帮助下一代的创业者。

李曌:3G资本的创始人雷曼说过一句话,你实现一个小梦想和实现一个大梦想需要做出的努力其实是差不多的,Why
not dream big ?

我认为创业者是有能力改变社会让社会更美好的一群人,我希望这个社会能更美好,那我必须在我们选的创业者内心种下一颗善的种子,一代传一代。我不是个佛教徒,也不信佛,但我是一个相信因果论的人,就像我很感激当初你们做过一篇总结我过往经验的文章,于是我今天来接受采访。

胡泽民:好几年前黄峥和我讲过同样的道理道理我是明白的,但这里面有一个我自己的诉求——我想不想去承担那么多的责任,牺牲掉那么多个人的生活?

李曌:稻盛和夫也相信因果规律,他提出「心不唤物,物不至」,我们的人生、社会和世界是由内心不断思索描绘而形成的。

胡泽民:我还在寻找一种新的状态,我认为人生应该是多姿多彩的如果人的一辈子是有五万天或者三万天,答案你已经有了,那重要的就是在这几万天中怎么去感受,你可以不断去尝试各种各样新的东西,我开始越来越清楚,我追求多元化而不是单一,我的骨子里感性属性更强一点,虽然在创业过程中我把它训练得很理性,但最终我会选择回到一个感性的状态,

胡泽民:对。

李曌:这样的状态你不会感到焦虑吗?很多新锐基金都在尝试给自己贴标签增强差异性,有没有尝试给MFund打标签?

世界是因果循环的,这对我来说是特别宝贵的感悟,它影响了我所有的决定和选择。如果我不相信有因果存在,那我的选择就可能是利益导向或者荣誉导向等等。种善因的过程其实就已经是在收获善果了,因为你不会有任何心理上的负担,如果你有所求,那你心里隐隐约约是会有些罪恶感的。

胡泽民:我没有想过,如果我做的是对的,并且也是好的,那我会获得该有的回报项目也好,基金也好,我希望它是长出来的,而不是硬被催出来的,不然今天大家可以说它是明星,明天它可能就成了垃圾如今我在做每一个决策中都很努力地将纠结和后悔降到极低,

李曌:基金也是有所求的,它的本质是什么?在我看来资本既可以是创造者也可以是掠夺者。

李曌:黄峥至今还是MFund的合伙人,当初是什么打动黄峥加入了MFund?

我个人认为它实际上是一个资源调配角色,我们通过成就创业者获得回报,创业者通过创造价值反馈给这个社会,最终促进整个社会资源的流动达到和谐守恒。

胡泽民:当时我正在募资,一个朋友说有个潜在的LP想见我,他是谷歌早期员工,这个人就是黄峥。我们见面后聊得挺开心的,他突然问有没有可能做你的合伙人,我觉得挺奇怪的,就像第一次见面男生向女生示爱一样我说你真有兴趣,就搬到我们家附近来吧,这样方便双方沟通。我以为这事就结束了,没想到两三个月以后他给我打电话,真的搬过来了,

李曌:如果一个项目很有意义,但它并不赚钱你会投资吗?

胡泽民:他和我以前碰到的人不一样,他是个奇葩,以前我叫他怪胎。他对问题思考的角度和很多人都不一样,他是一个极度求真的人

胡泽民:不会。如果你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我可以拿自己的钱来投。如果你做的事有潜在商业价值,而且你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那我会用基金来投。

胡泽民:对,你在底层求真后你的表层自然也会真他可以做到很客观、很真诚、很真实,不管用的方法是不是粗暴。我们一起看项目,有时他会让一些创业者泪流满面,把人家说得体无完肤,但他并不带有恶意,只是真实地告诉你,你的东西就是不靠谱。

李曌:有一个现象很有趣,你自己投的公司里反而有不少贝贝网、Rokid、IGG这类独角兽甚至上市公司,你是怎么做到的?

胡泽民:黄峥不掩饰自己,是我特别欣赏他也是自己还欠缺的地方打个比方,一个有自信的女孩是不需要过多化妆的,很多时候我们要化妆,是因为想掩饰不足展现更多完美给别人看,

胡泽民:当我善意对待别人的时候,我的出发点是帮助别人。当他感受到你的善意,第一你不会害他,第二你有一定的见解可以帮到他,一般都会很乐意和你交朋友,最后或多或少会给你一起玩的机会。

胡泽民:2014年整个市场都认为电商格局已定,已经没有新机会了。我记得15年打电话给很多同行,他们连见都不见,要不就委婉地说已经不看了,见了也不相信我们的模式

李曌:你怎么确定是他带你玩,而不是你简单地帮助他?

胡泽民:我们当年看中国的电商,会发现有很多东西不合理,第一为什么会有海淘的出现?第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虚假产品的出现?是否有一个更好的模式为中国用户提供高价性比的电商服务?因为我们两个人都在国外待过,就都想到了Costco这个模式,这是我们挺向往的一种形态,那么我们要做的无非是怎么把Costco从线下搬到线上的问题,当时流量最大的平台就是微信,所以我们自然而然就想如何把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

胡泽民:做投资人也好,做朋友也好,要清晰地认知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别人的。

李曌:那个时间点,拼好货的竞争对手都有融钱,资本为什么不给你们一个尝试的机会?

帮助的价值取决于别人,如果你把自己放太大时就会有过高的期望值,别人给你的回报达不到期望值就会痛苦。所以当我把这个关系理清楚后,为了避免痛苦,我就把心态放平和一点,就是回归我的初心,我只想给你一个帮助而已,至于你接受或不接受、你成为什么样,都和我没有太多关系,简单说就是「不强求」。

胡泽民:就是这么一个好玩的世界,大家获取的信息和对信息的理解都有差别,每个人都有自己认知的盲点。为什么在佛教里说一切都是假的?因为任何一件事物我们都带着很强的主观性在解读

李曌:3G资本的创始人雷曼说过一句话,你实现一个小梦想和实现一个大梦想需要做出的努力其实是差不多的,Why
not dream big ?

李曌:外界多数人认为有了段永平、丁磊、王卫、孙彤宇的加持,拼多多融资应该是一帆风顺才对。

胡泽民:好几年前黄峥和我讲过同样的道理。道理我是明白的,但这里面有一个我自己的诉求——我想不想去承担那么多的责任,牺牲掉那么多个人的生活?

胡泽民:这里是有偏差的,但我不想去解释其中的细节如果只要有加持就可以长成大公司,那国企应该更牛才对,因为国家的加持是最大的,这四个人加起来还不如国家一个指令大家事后都想要找证据去合理化,但往往这种合理化会使得真相更加扭曲

其实最高的境界是从「有我」变成到「无我」的状态,这是一个极致,你到极致的时候,你的身体和心就变成了一体,是一种只为一个事而活的状态。就像当你打球打到非常投入的时候,哪怕你的脚扭伤很严重也是感觉不到痛的。而Dream
Big有个要求是「无我」,我还做不到。

李曌:这个市场上有很多关于拼多多的言论,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大家认为拼多多能起来的原因之一是大流量的社交平台以及智能手机往三四线城市转移下沉

js9905com金沙网站,李曌:所以你现在不希望是这样一个状态?

胡泽民:或许他们是对的,但我并不认为黄峥高瞻远瞩到把这些变量都放在他的思考维度里了,这些更多是事后总结的不同解释而已。我以前做91刚开始只想解决一个简单需求,后来我意识到简单的延伸可以让手机用户便捷获得更多想要的服务,而手机的新生用户一定会越来越多再后面的解释肯定不是我之前就能想到的,很多东西并不是精益计算出来的,一些精算出来的东西反而不靠谱

胡泽民:我还在寻找一种新的状态,我认为人生应该是多姿多彩的。如果人的一辈子是有五万天或者三万天,答案你已经有了,那重要的就是在这几万天中怎么去感受,你可以不断去尝试各种各样新的东西。

李曌:至少会去思考需要服务的人群,提供什么产品吧,你们之前假设线上Costco的模式,但Costco定位的人群更偏向中产阶级,这和拼好货以及拼多多的用户群体不太一样。

我开始越来越清楚,我追求多元化而不是单一,我的骨子里感性属性更强一点,虽然在创业过程中我把它训练得很理性,但最终我会选择回到一个感性的状态。

胡泽民:人性是共通的,无论你是中产还是低产,大家都希望买到性价比高的商品,无非是用什么载体与形态可以更好地满足这些共性需求而已

李曌:这样的状态你不会感到焦虑吗?很多新锐基金都在尝试给自己贴标签增强差异性,有没有尝试给MFund打标签?

胡泽民:没有,我并不认为黄峥有这样的想法。在微信上做的这个动作,他考虑是否可以通过这个方式将价值传递给最有需求的用户,而能拉到哪些用户进来是不可控的,只有等用户聚集后,回头看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人群。

胡泽民:我没有想过,如果我做的是对的,并且也是好的,那我会获得该有的回报。

李曌:也没有想到拼多多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项目也好,基金也好,我希望它是长出来的,而不是硬被催出来的,不然今天大家可以说它是明星,明天它可能就成了垃圾。如今我在做每一个决策中都很努力地将纠结和后悔降到极低。

胡泽民:拼好货的爆发已经告诉我们「拼」的这个模式是可行的拼好货和拼多多背后的供应链和商业模式逻辑没有差别,拼好货是水果,拼多多是淘宝类型的综合性商品,无非是我把供应链从水果改成综合性的

极度求真

李曌:拼多多上市时,你有给黄峥提什么建议吗?你助推网龙上市,推动百度收购91,很多前同事评价你是资本运作的大牛。

我们往往会低估别人运用事实获得成长的能力,也不愿意冒着得罪人的风险去讲述事实。

胡泽民:看来这个世界对我有一个非常可爱的误会,把我看作一个资本的运作高手,但说实话,我很不习惯也很不喜欢「资本运作大牛」这个标签,但这无所谓

李曌:黄峥至今还是MFund的合伙人,当初是什么打动黄峥加入了MFund?

胡泽民:他不是容易受外界噪音干扰的人,这是他了不起的地方,也是我特别欣赏的地方,他是一个很容易就获得这种能力的人,而我却需要努力才能获得这种能力

胡泽民:当时我正在募资,一个朋友说有个潜在的LP想见我,他是谷歌早期员工,这个人就是黄峥。我们见面后聊得挺开心的,他突然问有没有可能做你的合伙人,我觉得挺奇怪的,就像第一次见面男生向女生示爱一样。我说你真有兴趣,就搬到我们家附近来吧,这样方便双方沟通。我以为这事就结束了,没想到两三个月以后他给我打电话,真的搬过来了。

胡泽民:我有两个理解,第一,放空是跳出固有模式去看如何更好产出价值,第二,创新不是有意为之的,它是长时间的观察、思考得出来的产物,需要沉淀,你想昆明火车站暴恐案视频要快是快不了的,

我想这里面核心的点是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欣赏。其实好的相处关系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在这之前我们没有任何的交集,更多是交流后从互相欣赏到互相信任这样的一个过程。所以我才说不是我厉害,知道黄峥和拼多多一定会怎么样,只不过是我欣赏这个人,而这个人刚好就变成了一个很厉害的人。

李曌:你在美国读书时就选择用错位竞争的策略来去过自己的人生,黄峥也提错位竞争,错位竞争是否也是一种不公平?你们在给拼多多定位的时候对于错位竞争有哪些讨论?

李曌:黄峥身上有哪些闪光点让你想和他成为亦师亦友的关系?

胡泽民:本质上来说,错位竞争创造了差异性,是一种局部不公平,所有能够跑出来的模式一定都是有差异的,都是利用了其他人没有发现或没利用好的优势,这都是一种不公平,说实话我们当初没有特意讨论错位竞争,我们只是想怎样更好地服务针对的用户,如果能够做到更好,那你做出来的东西就会和别人不一样才对,

胡泽民:他和我以前碰到的人不一样,他是个奇葩,以前我叫他怪胎。

李曌:有一个观点认为拼多多并没有创造新的商业模式,而且从社交网络中导流并不是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并且认为好的商业模式是可以提高全行业的效率,创造更多利润的模式。

他对问题思考的角度和很多人都不一样,他是一个极度求真的人。

胡泽民:当年在说淘宝不好的时候,又有谁拿出比淘宝更好的模式?商业模式只有在对比下才会产生优劣,你选择不同的商业模式,就要承担不同的风险,各有利弊。另外,拼多多的模式怎么没提高效率?它起码提高了获客效率,而获客效率是整个行业非常核心的指标

李曌:求真是指追求事实和规律?

胡泽民:对我来说这三者都不矛盾,它们都可以呈现在产品里,社交和精准推送可以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还有Disney娱乐化和Costco的高性价比,只有这样新的物种才更有生命力。

胡泽民:对,你在底层求真后你的表层自然也会真。他可以做到很客观、很真诚、很真实,不管用的方法是不是粗暴。我们一起看项目,有时他会让一些创业者泪流满面,把人家说得体无完肤,但他并不带有恶意,只是真实地告诉你,你的东西就是不靠谱。

胡泽民:从我的角度来看,黄峥考虑的第一个是用户想要什么,他可以创造什么价值,竞争是后面应该思考的点

我们往往会低估别人运用事实获得成长的能力,也不愿意冒着得罪人的风险去讲述事实。这个世界上,像黄峥这样尊重事实又真诚的人是少有的。

李曌:你多年前在微博里曾提到打太极的「不攻为攻」,这放在竞争中是怎样的状态?

李曌:大多数都宁愿做「好人」,能够做到不掩饰,真实地表达是需要勇气的。

胡泽民:我之前在成都跟着一个老师学了一个月太极,他当时讲太极的核心是守中。为什么要守中?因为你的中心不稳或者被人感知到了,别人就可以借着你的重心来打你。你在进攻时其实是危险的,因为重心肯定会先偏掉,所以如果你不进攻,就能守住自己的重心,从一定意义克林顿希拉里上来说你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胡泽民:黄峥不掩饰自己,是我特别欣赏他也是自己还欠缺的地方。打个比方,一个有自信的女孩是不需要过多化妆的,很多时候我们要化妆,是因为想掩饰不足展现更多完美给别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