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记者经朋友引荐,前往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采访了我国著名军旅书法家、教授、硕士生导师、现任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科研部副部长、肩扛大校军衔的张济海先生。

记者在两年前就听说过张济海这个名字。一个朋友说他写的字很好,特别是为石家庄卷烟厂写在烟标上的行书新石家庄四个大字,其形其状,把建设发展中的石家庄那勃勃生机都写出来了。当时,记者就产生了想认识一下他的念头。

进入2007年不久,记者又听说在06年的北京拍卖市场,张济海的三幅书法作品,分别以人民币两万二、两万四和三万二拍出。由此看出,他的书法作品,是深得人们喜爱、社会认可的;同时也标示着,其书法艺术的功力,是何等的深厚;这就使记者更增强了尽早认识这位大书法家的欲望。

当记者走进张济海家中时,只见其古朴典雅的传统装修和中式古典家具、名人字画、奇石根艺和品茗茶具所营造的悠悠古韵迎入眼帘。一身戎装的张济海先生,沉稳干练中透着谦和儒雅。

通过采访得知,张济海先生祖籍山东,其出生于书香门第。童年时,他因受深爱书法艺术的父亲的影响,也喜欢写写画画。他8岁时在自家墙上写下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大字,有板有眼,使父亲见后非常高兴。为了尽早培养他,其父便开始手把手地教他临帖。唐楷《九成宫》,《龙门二十品》等字帖他都一一临过。这些,给了幼小的张济海书法艺术的浓厚兴趣。15岁时,他画的一张工笔画《毛主席去安源》,和用小楷书写的毛主席诗词――《沁园春长沙》,被当时到他家乡带兵的首长看好。其经过与家人的一番接触之后,使得从小就向往军旅生涯的张济海,穿上了军装,开始了他一生的戎马生涯。鉴于他有深厚的书画基础,入伍后先后被调入团、师和军区机关工作。随后,又被抽调去了鲁迅美术学院进修,使其全面系统地学习了书画理论。后来,他被推荐到坐落在封龙山脚下的装甲兵指挥学院学习。在这里,他目睹了文化底蕴丰厚的封龙山汉碑群,眼界大开,对他研习中国的书法艺术,提供了极好的学习机会。也许是缘于对书法艺术的热爱感动了上苍,命运之神还安排张济海先后踏进了天津茂林书法学院、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河南书法研修生院学习深造,使得他在研习书法艺术的同时,有机会当面领受启功、欧阳中石、王遐举、沈延毅、李铎、张海、冯志福、刘顺等书法大师的指导和点拨

js9905com金沙网站,几十年坚忍不拔地对书法艺术的执着追求,使张济海的书法艺术取得了丰硕成果。他的书法作品,先后被《中国书法》、《中国书画》、《中国收藏》、《书法报》、《书法导报》、《人民日报》、《北京日报》等上百家报刊选登;十几家专业报刊或电台、电视台介绍过他的艺术成就;百余次参加国际和国内书画比赛及展览,曾获皆新杯中国书画家作品大奖赛终身成就奖,首届中国文艺金爵奖书画最佳奖,促进祖国和平统一国际书画交流大奖赛金奖,第一届洛阳杯中韩书画家作品大奖赛金奖等三十余次大奖;其作品,还被日本、新加坡、加拿大、韩国、巴西等许多国家的博物馆和中外友人收藏。出版有《书法教程》、《教师板书入门》等专著。主编《封龙杯全国书法大奖赛优秀作品集》、《燕赵风书画名家系列作品集》等。张济海先生是国家一级美术师、荣宝斋特邀书画家、西泠印社签约书画家,还兼任着中国兰亭书画院副院长、北京华兴嘉艺书画院名誉院长、河北厚朴书画院院长、河北省书画艺术研究会副会长、河北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等艺术职务。他还被文化部及其他有关机构,授予中国杰出人民艺术家、当代中国书画收藏实力派书画家、德艺双馨书画家、中华书画艺术精英、中华杰出艺术家等荣誉称号。

在书法研习上,张济海主张临帖。他谨记导师欧阳中石先生先吃透一家,打好基础,再遍临百家,集众家之长的教诲。他认为,一个初学者要想掌握一定的书法艺术,其字内功和字外的修养都十分重要,它决定着一个人是书家、书匠还是旁门左道的野狐禅。没有字内功的悉心研习,就进入不了书法艺术的殿堂,就是野狐禅;没有字外功的修养,就不能写出高格调的书法作品,只能是书匠;只有二者兼备并达到一定高度,方可称为书家。在临帖上,他特别强调入帖。他认为,临帖有实临与意临之别,实临是基础,意临是发展。实临要入帖,要临像。只有在实临临像的基础上,才可以意临,逐步出帖。不能认为临不像就是意临。意临是在实临的基础上,加入己意,进行创造,逐步形成自己风格的过程。

在书法作品的创作中,张济海认为,其最重要最直接的是取决于书法家的内心生活质量,包括书法家的人格修养、审美眼光、艺术情趣、表现技巧,还包括驾驭和使用书写工具、材质的能力。为此,张济海做了简单的概括,那就是德、识、技三者兼备。无德则人品不高,书品自不会高,艺术家最应看重的是人品艺德,书品与人品共荣,才是最高境界。无识则无法表达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无技则为野狐禅。要达到天人合一的至高境界,一定要以雄厚的积淀为前提。书法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集中表现,其内涵极为丰富,底蕴博大精深,欲达到一定的水准和境界,需要长期的学习求索和锲而不舍的磨练积累。

几十年来,张济海坚持每天利用三至四个小时的业余时间临池,就是出差在外,也不忘带上字帖和书法论著,潜心研读,不断汲取营养。他认为,中国几千年的书法史,出现了许多登峰造极的大师,留下了无数不朽的名作,其是后人学习的源泉。从法帖中取法,是学习书法的主要途径,这也是书法艺术与其他艺术的区别所在。

西汉大学者、文学家扬雄在他的《法言问神》中,有一个著名的论断:书,心画也。即指书法是书法家表情达意的特质。张济海也认为,书法艺术自在天然,而真正的境界是在自己的心中。书法研习必然经过手中有笔,心中有象,到心手两忘三个阶段。所谓手中有笔是指临帖学习的初级阶段,要时时练习,勤奋有加。经过一段时间练习之后,要做到胸中具上下千古之思,笔下具纵横万里之势;落笔之前,已胸有成竹,即为心中有象;而真正达到艺术的最高境界天人合一,则需做到心手两忘,胸无尘渣,杂念俱消,这时创作出的作品,才真正是书法家内心的情艺展示。

在张济海的书法作品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书法家内心丰富的情感和技艺。他在创作中去丰富和发展传统技法,而不是简单机械地去模仿古人。他博取众家所长,渐形独有书风。他将魏隶融入行草之中,质朴中见潇洒,细腻中显豪放,笨拙中见灵巧,刚柔相济。行书取王羲之《兰亭序》、《圣教序》和米南宫、苏东坡及明末王铎、傅山行草。以帖写碑,求其流畅,得其妍丽;以碑临帖,求其厚重,得其质朴。他在书法创作中,追求王羲之的点画清圆,笔力遒健,结构严谨疏爽,风度超逸,神采飞动,以及其精美妍丽而又显见自然;学习米南宫书法的意态活泼,骏快跌宕奇美。同时,张济海将黄庭坚那用笔纵横奇倔,点画圆劲柔韧,舒展酣畅的风格,融入到自己的书法创作;将苏东坡书法的笔力雄健、结体谨严、墨气凝聚,以及运笔端庄遒逸、沉着苍劲中透露出的妩媚朴茂,体现于自己的书法作品中。

观张济海的书法作品,就会发现他的创作没有拟定框架,没有厘定结构,而是不拘一格,不囿一体,各种笔法,均有涉猎。他的书法作品线条古朴酣畅、墨韵生动、质感强烈;构图从容大气、苍劲峥嵘、气势雄浑、充盈着军人的豪迈气势。其行草《早发白帝城》,将太白的恣肆汪洋,傲然天纵,逸兴飞扬的横溢才华和欢快率真,用笔细腻的风格充分表现。而隶书《厚德载物》规范严整却不乏新意,朴实淳厚且不失灵动,使汉隶的稚拙雅趣和碑刻所特有的金石之气跃然纸上,与易经名句相得益彰。行书《云龙》张驰有度,豪迈奔放。他题写的新石家庄烟标潇洒自信,气势昂扬,字里行间显示出勃勃生机;那铁甲雄风四个字,更是如金戈铁马,大有横扫千军之势。他题写的牌匾许多省市多处可见,笔法各异,无一雷同。

中国的汉字,在某些程度上说,属于象形文字。象形字,是根据物体的形状和特徵,用简单的线条描绘出来的文字。汉字虽然还保留象形文字的特征,但其经过数千年的演变,已不再是简单的象形文字了,而增添了许多表意的成份。

张济海认为,书法,实际上就是书写人生。人是有生命的,书法应该成为反映生命的艺术。要做到这一点,书法家就要通过抽象的点、线去表现这种生命体,做到手中有笔,心中有象,让文字之笔,流出万象之美;用文字构成的形象,给人以其所要表述的含义,和可供欣赏的艺术之美。正如后汉大书法家蔡邕所言:凡欲结构字体,皆须象其一物,若鸟之形,若虫食禾,若山若树,纵横有托,运用合度,方可谓书。

作为研习书法艺术几十年的张济海,那更是深谙此道。因而,每当他挥毫创作时,总是反复琢磨思考所要书写的内容,深刻理解其含义,领会其实质;然后根据字形的特点,词句的内涵,以及自己对书写内容的理解认识,情感思想,融为一体,凝聚笔端,然后一气呵成。

我想,也许是因为每个字与字,词与词、每句话所表达的内容不同;同样的字,在不同的位置,其含义又不尽相同的缘故,才使得张济海那众多的书法作品,无一雷同的根本所在。

几十年来对书法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使得张济海创造性地提出了因义生情,由情赋形,书体多样风格多变的创作理论。为创作厚德载物的作品,他用了三年时间反复研读易经,研习多种名碑名帖,寻找和探索能够表达该词意的创作手法,最后确定以隶书为基础,吸收篆、行技艺,以其浑朴厚重且富有灵动的笔触,来表达厚德载物词意的内涵,因而,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同。

张济海在研习书法艺术取得一定成就的同时,没有忘记社会的公益和慈善事业。他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多次为书法爱好者义务举办讲座;主动资助失学儿童,几十次为灾区和慈善部门捐赠作品;还为不少饭店、茶楼和公司免费题写店名。他为石家庄卷烟厂题写了包括新石家庄烟等数种烟标已十几年,没有索取过任何报酬。他那高尚无私的品格及艺德,在部队和地方广为流传。

张济海先生不仅是一位成功的书法家,还是一名有显赫政绩的军队院校专家型领导。近年来,他先后获10余项军队科技进步奖、军事科学研究成果特别奖和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等。因工作成绩突出,他还数次荣立过二等功和三等功。

在此稿即将完成时,记者又得知,张济海先生创作的厚德载物书法作品,已由中华爱国英才报效祖国组委会选定,并作为代表我国书法艺术的经典作品,永久性地镌刻于北京长城居庸关的爱国功德榜,这是张济海先生继去年作品连续高价拍卖成功后,取得的又一次殊荣。

据悉,张济海先生还将运用他的创作理论和方法,拟将一百条中国传统文化名句,用不同的书体和风格进行创作,贡献给社会。

我们期待着他的成功。